More

6岁的女孩A A近让走线架父母十分担心

发布日期:2021-11-09 浏览器:0

  2012年5月的一个晚上,在校生小玉(化名)被“人品不错”的老师魏某邀去吃饭唱歌,喝醉后被带去了魏某家,第二天醒来竟发现自己赤身裸体—她被魏某强暴了。昨日南都记者再次联系上小玉一位家属,其表示小玉事发后一直在老家休息,前不久才慢慢平复,逐渐忘了两年前那场噩梦。

  花两年的时间就能平复噩梦已属幸运,还有很多花朵般的,正在黑暗的角落,被以性侵的方式摧残。有的为了几袋零食被人奸污;有的被魏某那样“人品不错的人”性侵,在毫无防范的情况下被身边的熟人侵害;有的,长达十几年遭到异性猥亵;有的,因为在被性侵时反抗呼救而被灭口……

  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安全基金发布的《2013-2014年安全教育及相关性侵案件情况报告》显示,仅2013年被媒体曝光的性侵案件,就高达125起,平均2.92天就曝光一起。而这样触目惊心的数字,只是性侵案件的冰山一角。

  遭遇性侵对和家庭的影响是巨大的,甚至一辈子无法摆脱阴影。无论是男孩女孩,性侵害对其身体尤其是心理的伤害,走线架几乎伴随一生。

  性安全教育的缺失,也让他们遭遇侵害时不知如何应对。如果他们曾经上过一堂防性侵课,如果他们的父母曾经接触过相关知识,如果他们的老师曾接受过相关培训,这一切,或许就会不一样。

  为此,南都“每人计”关注深圳少年的防性侵教育,为他们众筹一场性安全教育行动。

  如果你从事相关研究或教育,可以为们设计课程,鉴于少年的学习特点,我们希望课程不是简单的说教,游戏、短剧等或许效果更好,形式不限;

  如果你是学校的负责人,希望你能提供场地,让征集到的老师带着课程与们见面;

  如果你是家长或小学、初中教师,我们热情欢迎你们能够来听这堂课,并把课上学到的防性侵知识带到自己的课堂和自己的家里,让更多的知道如何保护自己。

  除了在小范围内上课,走线架我们还希望能征集到防性侵知识,提炼出少儿防性侵提醒,登载在报纸上。所以,如果你不能参与授课,照样可以分享你的好点子。

  据深圳市人民检察院统计显示,2011年,深圳市检察机关审查起诉猥亵案件42件,2012年为43件,2013年上半年20件。和其他城市相比,这一数字并不高,发案趋势也较为平缓。被猥亵的基本是女童,大多在10岁以内。约有60%以上的案件都是熟人作案。这些案件也有一些发生在深圳民办的学校、幼儿园中,涉案人员有老师、保安、校车司机等。

  2014年8月在深圳龙华观澜大布巷社区,一名50多岁的男子以到家里看金鱼为由,性侵了一名8岁的小女孩。

  2014年6月在罗湖小学,一名二年级女生被数学老师叫到办公室做考卷,随后被该老师用手伸进校服裤里摸臀部。

  2014年5月宝安区景山实验学校老师李某被家长举报涉嫌猥亵至少两名女生。第二天上午,家长在校内报警后,警方到校将刚才还在上课的李某带走。

  2013年5月南山区弘基学校的多名小学二年级女生疑遭老师吴某东猥亵。猥亵事件至少牵涉四名小学女生。涉事老师交代利用午休或周末放学猥亵女生,随后其被刑拘。

  2013年6月龙岗区横岗大康小学原体育教师廖某因性侵该校五年级女生小玉(化名)致怀孕被批捕。之后被龙岗法院以犯强奸罪、伪造居民身份证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7年10个月。

  2012年上半年宝安区某学校六年级美术老师詹某在上课过程中,利用指导学生画画的机会,多次抚摸女学生的背部和腰部。6名女生指证遭其猥亵。

  作为一个公益救助平台,善享网可以收到各式各样的求助信息,其中自然包括性侵的案例。从接触过程中,范丽君发现,家长在发现遭受性侵后,心理往往十分矛盾,一方面感到十分愤怒,另一方面又出于传统理念抗拒向外界寻求帮助。在记录在册的性侵求助中,虽然他们为其对接了心理援助和法律援助的专业公益机构,但由于担心信息公开会对产生二次伤害,这些家长终究还是放弃了任何形式的服务。

  范丽君次直接接触遭受性侵的是在一次贵州的助学活动中,“我们队伍中有一个留小胡子的志愿者,在走访的那个村子里,有一群总是向他丢石头。我们非常不解,一个支教老师告诉我们,几个月前,当地有一个留小胡子的男的被人们发现,总是借口给们吃糖对女孩儿实施性侵,虽然那个人后来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但们一看见留小胡子的人就会认为是坏人,并向其丢石头。”

  通过这件事,她了解到,在很多留守较多的地区,被性侵的情况要比想象中严重很多。这些遭遇对已经缺失父母关爱的来说,无疑更是雪上加霜,直接导致了他们性格的孤僻、对人的不信任,甚至对社会的仇恨。

  在现行的法律法规中,除了《刑法》中对侵犯性权利的犯罪作出了明确处罚外,其他法律法规都没有明确规定对的性权利进行特殊保护、禁止侵犯的性权利。在司法程序上,也没有设立特别的保护程序防止被害人受到二次伤害。另外,我国对性侵实施者的刑罚过低及男童受害的法律保护空白都是导致频频遭受性侵的原因之一。

  范丽君呼吁全社会关注性侵问题,希望有更多机构或个人加入到这场爱心众筹,让们在一个安全且充满爱意的环境度过幸福的童年!

  小时候,我体弱多病,家里人便把我寄养在身为医生的堂伯家,希望堂伯能帮忙治好我。可噩梦发生了,15岁时,我被堂伯侵犯了,我当时对什么是性侵一无所知,而且堂伯照顾我多年,对我有恩,我没敢告诉任何人。

  没过多久,我选择回家,逐渐远离了堂伯。一直想不通,作为一个至亲长辈,他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可偏偏这个人对我有恩,我恨也不是,不恨也不是。就这样,我陷入了抑郁,绝食几天后,跑到村前的河里投河自尽,幸而被村里人救了回来。母亲抱着我痛哭一场,我这才心疼不过,慢慢好转一些。

  后来,我结婚了,老公对我很好,但他对我越好,我就越感到内疚,抑郁症也一天天地加重,不得不进医院,吃药,接受心理辅导。但早年的经历像一块石头,憋在心里很不是滋味,我考虑再三,还是将受性侵害的事情向老公说了出来。

  出乎意料的是,老公并没有因此嫌弃我,他非常心疼,也很愤怒我堂伯的行为,一怒之下,找人将堂伯打了一顿。有人问我为什么没想过报警,我说事情已经过去那么长时间了,很难追究了。

  抑郁症像毒虫一样盘踞在我内心,每年都会复发,每次发作短则几个星期,长则几个月。发病期间,我什么都不想做,只想躺着睡觉。老公理解我,知道我的病情,一直对我很照顾。可在农村,许多人并不了解抑郁症,往往被当成神经病,因此我一直没有告诉家里人实情,可婆婆、走线架婆姐等都误以为我好吃懒做、对家人冷淡,这样的家庭关系又令我更加委屈、生气,抑郁症也更加严重。

  性侵害事件已经过去26年,我也在努力开始新生活,但生活还没有回到正常轨道。

  医学博士、欧洲认证ED M R心理创伤督导师隋双戈在心理创伤援助公益平台春风网从事心理创伤援助多年,他认为,在重大事件对人造成的影响中,为严重的是一种名为创伤后应激障碍(PT SD )的心理疾病。不同的应激事件引发的PT SD发生率不同,相比之下,被强暴则在所有应激事件中发生PT SD比率。

  6岁的女孩A A近让父母十分担心,从上周起,常在睡梦中惊醒,爸妈轮流哄很久,才能再次入眠。幼儿园的老师反映A A近来变得有些内向,不像以前一样那么喜欢同大家一起玩了,希望家长多关注。A A的父母这时才注意到A A的很多变化,包括又开始缠着爸妈,见到其他大人时眼光总是躲躲闪闪。又一周过去了,妈妈发现A A的底裤上总有些分泌物,带去医院检查,一起猥亵案才浮出水面。

  D女士,年近三十,来咨询原因是担心自己“不正常”。她与谈了两年的男友同在深圳工作,他们感情很好,她也很喜欢他,也希望能与他亲近。但每当男友有亲昵的举动时,D女士就感到浑身不自在,严重时浑身僵硬、肚子痛,内心莫名地恐惧。D女士苦恼了很久,终于鼓起勇气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助。隋双戈请她先梳理近一次亲密举动时的“异常感受”,然后回溯她既往生命历程中的类似状态,一个被她压抑得几乎“遗忘”的情境蓦然呈现—十来岁时在老家被表哥多次性侵的经历。

  “未成年人正处在世界观和价值观的形成时期,遭遇性侵害,可能会扭曲甚至摧毁原来的价值观。会出现对自我价值进行否定,觉得自己脏、没价值、不重要,进而不爱惜自己或者走向反面—过度敏感。”隋双戈说。

  他认为,未成年人也正处在学习与异性交往的过程中,遭到性侵害,尤其是长期的性侵害,损害了当事人对人与人之间正常界限的认知,还会形成特别的性观念和对待异性的态度。早年与异性的互动会在内心塑造出与异性关系的模板,成年后,无论完全相同的模式或相反的,在与异性的关系中都能看到这个模板的影响。其中也有部分人,在早年的关系中习得了把性作为手段换取利益。

  “在遭到性侵之后,很多家长觉得,大家都不再说了,就没事了。不提并不代表从此就没事了。这就像一根刺扎进手里了,如果我们假装看不见,表面的伤口也许会自行愈合,但手里的这根刺不会自己消失,小则不舒服、疼痛、发炎,影响功能,大则溃烂、形成败血症,有失去手臂甚至生命的风险,心理的创伤也是如此,假装看不见,那里就会成为一个定时炸弹。”

  如何防止被性侵?隋双戈认为,性安全教育应该纳入义务教育中,从抓起。

  活动参与方式:如果您有要实现的梦想心愿,可以通过微博微信发送给我们,并留下您的联系方式。如果您想当圆梦志愿者,请直接发送“报名圆梦志愿者”字样及您的联系方式给我们。

  听众数名:少年、家长、教师及一切对此话题感兴趣者,课程及场地征集成功后,我们将通过微信等渠道告知。
以上信息由江苏宇启恒飞电气制造有限公司整理编辑,了解更多走线架,光纤槽道,网格桥架信息请访问http://www.yq-hf.cn

上一篇:否决率达到网格桥架186


下一篇:这就造成大量校服集中在个时段生产网格桥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