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网格桥架记者 冉孟军 摄△直播带货

发布日期:2021-11-13 浏览器:0

  万州地处重庆市东北部、三峡库区腹心,因“万川毕汇”而得名,因“万商云集”而闻名,因“万客来游”而扬名,已有1800多年建城历史。

  万州幅员面积3457平方公里,总人口175万,城区人口102万;下辖52个镇乡街道,城区面积100平方公里。是成渝地区对外开放东大门、“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重要节点,水陆空铁多式联运的区域性综合交通枢纽初步形成,正加快建设“一区一枢纽两中心”。△ 夔州府万县城厢巡警区域图(清宣统三年1911年)△ 上世纪50年代万州主城。(区档案馆提供)△ 1959年万州城市总规△ 1985年万州城市总规△ 1999年万州城市总规

  如今的万州人会思索一阵,告诉你一连串他们眼中的地标:西山钟楼、万州大会堂、高笋塘商圈、万达广场、三峡之星体育馆、万州区体育场、三峡移民纪念馆、音乐广场、江南CBD,万州牌楼长江大桥……

  站在这些城市地标前,你可以跨越百年,感受城市各项发展的速度,感受城市蓬勃正劲的有力脉搏……△ 上世纪30年代高笋塘。(区档案馆提供)△ 1951年11月,万县市人民大会堂落成。(区档案馆提供)△ 北滨大道上的万达广场。记者 付作侨 摄△ 眺看滨江环湖景如画。记者 冉孟军 摄

  从作坊生产到智能工,从传统手工业到高新技术产业……穿越百年时光,万州制造一路向前、涅槃“智变”,从传统制造迈入现代“智造”。

  平湖大地上,一个个企业加速数字化转型、智能化升级,各类智能产品、智能生产、智能服务竞相争辉,不断刷新万州“智造”的新高度。

  园区用上了智慧管理系统,企业实施了“上云上平台”,车间进行了“机器换人”,产品升级到“高精尖”。在大数据智能化引领下,万州制造业产业模式和企业形态加速转变,推动产业链由低端向高端提升,打造长江上游绿色智造基地。

  一座现代“智造之城”,正向我们款款走来。△ 电池生产车间,工人们在忙碌。(区档案馆提供)△ 上世纪70年代,自产农业机械。(区档案馆提供)△ 万州经开区光电园外景。记者 冉孟军 摄△ 万州造“机器人”正式亮相。记者 冉孟军 摄△ 三雄极光,自动化生产车间。记者 冉孟军 摄△ 干净整洁的三峡纺织生产车间。记者 冉孟军 摄

  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这是万州数十万村民真实、直接的幸福。经过乡村振兴“双亮”活动挖掘出来的人文历史,让一个个山村院落焕发无限生机,灼灼生辉,乡村正成为越来越多人向往打卡的地方。

  美了乡村,富了百姓。作为农业大区的万州,随着双百亿工程的大力实施,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的开展,农村环境的变美变好,近些年正以底蕴深厚、氤氲古今的景致源源不断吸引着城里人。曾经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民们,搭上产业发展、乡村旅游高速发展快车,在家门口拿起工资,找到脱贫致富的新良方。

  农业高质高效,农民富裕富足,今天的乡村,让我们有了更多的期许。△ 上世纪80年代,农民通过小河赶场。方本良 摄△ 梨树乡茶湾院子,村民们其乐融融。记者 侯本艳 摄△ 甘宁镇同鑫现代农业园。记者 冉孟军 摄△ 太龙镇古红桔丰收,村民们正在采摘。记者 何忠 摄

  解放前,受教育是少数人才享有的权利,乡村私塾是主流,老百姓写封信还要花钱请人代笔。

  新中国成立后,万县工人文化宫建起来,夜校兴起来,让成千上万的老百姓甩脱了文盲的帽子,其成就堪称奇迹。

  小学义务教育普及、九年制义务教育普及、高校扩招、职业教育发展……一百年来,中国教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今天的万州坐拥7所高校,人才济济,职业教育各具特色。学校教室轩朗书声琅琅,绿树成荫桃李争春。△ 上世纪初的私塾,学生在上课。(区档案馆提供)△ 1955年,少先队员节合影。(区档案馆提供)△ 重庆三峡学院,美轮美奂。史宗历 摄△ 重庆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生在操场上体育课。周志坚 摄△ 万一中玉安校区。记者 付作侨 摄△ 弹子中学的同学在新建的学生宿舍合影。记者 骆勇 摄△ 平湖技师学院学生正在实训操作。记者 冉孟军 摄

  “4050”人员可以申请政府开发的交通协管员、保绿员和保洁员等公益岗位;下岗职工做小生意可以申请小额贷款,还能享受到一些免税与免费的优惠政策;失业者可以领取失业保险金,还能就近享受到职业培训与就业服务……在万州,“积极的就业政策”让所有人衣食无忧。而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以前,这是大家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近20年来,随着万州各大产业的迅猛发展,每年都要新增城镇就业人员4——5万人。新时代,赋予就业创业工作新内涵。目前,万州区已建立健全覆盖全民、贯穿全程、辐射全域、便捷高效的全方位公共就业创业服务体系,无忧就业、快乐工作已成常态。△ 上世纪六十年代码头搬运工。(区档案馆提供)△ 上世纪八十年代,青年在民办工就业。方本良 摄△ 万州长途汽车站,农民工乘坐返岗包车外出务工。记者 付作侨 摄△ 万州经开区五桥园,居民就近就业。记者 冉孟军 摄△ 万州区三峡创业孵化基地,青年在此就业、创业,开拓自己的“新天地”。记者 付作侨 摄

  万州医疗卫生服务体系不断完善,医改迈出关键性实质性的步伐,基本公共医疗服务实现全覆盖,居民看病就医不再难,卫生健康事业迎来了的发展。

  如今,在“互联网+医疗”的助力下,老百姓的就医行为也发生了深刻改变:偏远乡镇的群众在家门口就可以享受三甲医院专家远程会诊;只用一部手机,就能够完成从挂号缴费、信息查询到在线分钟内能到达近医疗点。“让信息多跑路、让群众少跑路”的承诺,在医疗领域得到兑现。△ 1931年荒年,灾民在万县红十字会。(区档案馆供图)△ 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医院大楼。(重庆大学附属三峡医院供图)△医护人员走进龙驹镇为村民免费义诊。何洪泽 摄△ 重症病区拥有现代化医疗设。记者 侯本艳 摄△ 万州医疗团队远程连线专家团队会诊。记者 冉孟军 摄△ 市民免费接种新冠疫苗。记者 侯本艳 摄

  一碗杂酱面、一个羊肉格格、一条万州烤鱼……在长江水的滋养下,道道经典,款款美味,这就是正宗的万州味道。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下馆子”成为一种家庭时尚。无论走到何处,大街小巷各种档次和风味的餐厅都随处可见,各式各样的餐饮店入驻万州,家门口便能吃遍世界。

  如今,万州人有挑不尽的蔬菜、水果、肉禽蛋,品尝不完的世界美食,真正吃出了美滋美味的好日子,过上了红红火火的小康生活。△ 上世纪80年代,中学生在寝室午餐。方本良 摄△ 农村娃吃上免费营养午餐。记者 骆勇 摄△ 万州烤鱼香飘四方。记者 冉孟军 摄△ 乡村宴席。记者 冉孟军 摄△ 品美食,秀生活。记者 冉孟军 摄

  上世纪20-40年代,人们裹着头巾遮蔽风尘,穿着宽大粗糙的土布袄、打着补丁的肥脚裤、脚蹬一双黑布鞋。

  改革开放改变了人们的穿衣观念。西服、夹克衫、牛仔服等成为了万州人的流行风尚。

  千禧年之后,休闲装、运动装、西装、中老年服装、少淑装、民族服装等受群众青睐。

  近年,随着各种各样另类与个性十足的装扮出现,统一的流行风格反而不那么明显,人们更喜欢寻找属于自己的舒适美丽。△ 上世纪50年代的穿着。(区档案馆提供)△ 上世纪70年代的穿着。(区档案馆提供)△ 个性潮流装。记者 付作侨 摄△ 休闲时尚装。记者 冉孟军 摄△ 花海里的春游装。记者 付作侨 摄

  在百年历史的长河中,房屋建筑像一面镜子,将万州这座城市天翻地覆的改变,定格成永恒。

  从砖瓦房到单元房,从单位宿舍到商业小区,从“栖身之所”到“宜居之选”……近些年,在党的坚强领导下,“住房”这一大民生,得到了实实在在的保障。无论是城市还是农村,居住生活环境都得到了极大改善。

  如今,走出家门,15分钟的范围内,市民可以找到一处休闲公园,可以在公共书屋品尝精神食粮,可以到超市买到日常所需……崭新的生活方式,让高效便利、幸福惬意近在咫尺。△ 旧时的居民房屋。(区档案馆提供)△ 上世纪80年代,南门口民居。记者 包红明 摄△ 我家住在长江边。记者 冉孟军 摄△ 武陵镇农民新居。记者 冉孟军 摄△ 碧水环绕居民楼。记者 何忠 摄

  进入初夏,沛雨甘霖,万物勃发。行走在平湖万州,山之清,水之秀,一江碧水,两岸青山,江城绰约,沃野生机,无不令人心旷神怡,眼前一亮。

  依山而建的城市,青山如屏,太白路草木葳蕤,翠屏山满目葱茏;依水而兴的万州,平湖如画,水淌城中,城在山水中。几座青山,一江碧水,一座城市,装点出湖光山色的城市生态家园。

  从城市出发,乡村就如绿色的巨幕铺展眼前。巨幕下,绿水青山、丰沃田野、瓜果飘香、美丽院落就如精美的画卷,在大地一一铺开。满目的青绿,那是勤劳的人们打下的底色,或是庄稼,或是果树,或是林木;流淌的碧绿,那是热爱家乡的人们像爱护眼睛一样呵护的河流。山川河流、草木鸟兽,就这样组成了生机无限的美丽乡村。△ 花果山上好风光。记者 包红明 摄△ 大周镇抚琴广场,滨水廊道和水中的中山杉勾勒出美丽线条。记者 何忠 摄△ 恒合土家族乡饮鹿湖如天空之镜。记者 冉孟军 摄△ 新乡镇,茶园郁郁葱葱。记者 包红明 摄△ 甘宁镇,油菜花开金灿灿。记者 付作侨 摄△ 太安镇,云雾缭绕山乡美。记者 冉孟军 摄

  曾经,车马很慢,书信很远;曾经,人们背上行囊,乘上混杂着各种气味的绿皮火车,在铿铿锵锵的声响中走走停停;曾经,从高笋塘到江南,过江只能靠轮渡。

  时光流转,当这些记忆渐行渐远,当私家车进入千家万户,当高铁网络四通八达,当乘坐飞机不再,我们迎来了一个“说走就走”的时代。

  但无论怎么变,车站、码头、机场迎来送往的依然是人们追寻理想的故事,交通工具承载的仍是人们追逐的梦想。△ 1955年的加油塔。(区档案馆提供)△ 上世纪90年代,外出务工人员在17码头排队等船。记者 包红明 摄△ 2002年,等船外出的打工者。记者 骆勇 摄△ 私家车扩大了市民的活动半径。记者 冉孟军 摄△ 万州高铁北站人流如织。记者 冉孟军 摄△ 万州机场航线通达四方。记者 何忠 摄

  解放前,娱乐是地主、资本家的享受。有钱人家茶馆听书剧院看戏,穷人的迫于生计去唱戏、练摊、学杂耍。

  新中国成立后,劳动人民终于有了自己的娱乐。扭秧歌、看坝坝电影、唱革命歌曲……

  改革开放后,买磁带听港台歌曲、看武侠片琼瑶剧、全民追剧追评书成了时代娱乐的难忘记忆。

  进入新世纪,万州人的娱乐生活更是丰富多彩。跳坝坝舞、唱歌、弹琴、蹦极、追剧、看网文、开卡丁车、看电影……

  全民娱乐,只因为我们正地享受美好幸福生活。△ 曾经的彩车灯展。(区档案馆提供)△ 上世纪80年代,中老年“迪斯科”舞蹈大赛。(区档案馆提供)△ 打卡影院。记者 付作侨 摄△ 在北滨商圈游乐。记者 付作侨 摄△ 市民欣赏音乐喷泉和水幕电影。记者 侯本艳 摄

  市场兴,经济活。蜿蜒的长江从万州穿城而过,南北两岸,五大商圈齐头并进,“首店经济”遍地开花,电商发展势头强劲,会展经济蓬勃活跃,商贸流通业前进的脚步从未停歇。

  万州自古以来就是商贾云集之镇,素有“万商云集”之称。从百废待兴到凭票供应、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形成了多种流通渠道、多种经营方式、多种新兴商业模式的流通新格局,人们的消费方式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每次变化的背后,都是商业的一次蜕变。

  站在新起点,开启新征程。当前,万州正抢抓“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等战略机遇,繁荣第三产业,释放发展新动能。△ 上世纪50年代的农贸市场。(区档案馆提供)△ 上世纪70年代,计划供应。方本良 摄△ 北滨商圈一站式综合体。记者 冉孟军 摄△ 超市商品琳琅满目。记者 冉孟军 摄△直播带货。记者 侯本艳 摄

  2021年的“五一”,各大旅游景点无不人山人海,国人旅游的热情由此可见一斑。

  改革开放后,旅游走进万州百姓的日常生活。从单位组织三峡周边游,到旅行社跟团游,从徒步到自驾,从国内游再到出国游,万州人的旅游方式越来越多样,越来越有品质。

  民宿热、古镇热、高原热、西北热……一波波旅游热点让大家重新发现中国的美。“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在路上邂逅诗与远方”……爱好旅游的人们,朋友圈里写满了浪漫的诗歌。

  我们的旅行史,也是一部时代发展史。景区拥挤的人群,见证着我们幸福指数的攀升,也书写着满满的获得感。△ 解放前的西山公园。(区档案馆供图)△ 上世纪80年代和平广场大梯子。(区档案馆供图)△ 畅游四川新都桥。记者 付作侨 摄△ 游客赏平湖夜景。记者 冉孟军 摄△ 万州大瀑布游人如织。记者 骆勇 摄△ 市民纵情三峡山水间。记者 付作侨 摄△ 市民在菲律宾度假。记者 冉孟军 摄

  请看:公路网越织越密,越织越宽广,一头连着发展,一头连着民生;房子越建越好,越搬越靓。

  请看:香甜的橙子、爽脆的蜜柚、漫山的药材被集装成箱运往区内外,彰显着群众的致富路越“走”越宽;整洁的院落、文明的乡风成为村庄的“标配”,凸显着群众的生活越来越富足。

  请看:生活保障、惠民医保政策为群众撑起“保护伞”,老有所养、病有所医照进了现实。

  人和物美仓廪实,奔向小康民心暖!幸福在哪里?幸福在城市、在山乡、在我们身边,在我们心间。△ 龙驹镇灯台村,西瓜大棚助村民增收。记者 冉孟军 摄△ 长滩镇,养殖专业合作社的扶贫车间。记者 何忠 摄△ 柠檬小镇环境宜人。记者 冉孟军 摄△ 生活好了,休闲多了,满庭芬芳让市民惬意满满。记者 何忠 摄△ 保税进口商品展销中心,市民购买进口商品。记者 冉孟军 摄△ 长岭镇安溪村,群众领到分红款。记者 付作侨 摄△ 百岁老人过生日。记者 何忠 摄

  高峡出平湖,平湖姿影美。万州城,因水而兴,因水而美,因水而柔情,因水而惊艳。

  每年9至11月,三峡大坝蓄水,万州就进入了一年中有韵味的时节。一湖碧水,淼淼清波,涌在城根,整个万州城就如一座水城,景致之美,持续到次年6月。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长江在万州城市的脚下,温柔如斯。水上的桥、岸边的城,闪着绚丽夺目的光芒,在湖城水光的交相辉映下,身姿愈发优美。

  平湖万州的风情,就在那万顷碧波中。在这里,人们能真切体会到什么是山在城中,城在水中,人在山水中,也才真正感受到山水相依、江城共融的视觉效果。

  万顷碧波映美景,平湖万州美如画。△ 湖中穿行。记者 侯本艳 摄△ 水上芭蕾。记者 侯本艳 摄△ 畅游三峡,万州出发。记者 冉孟军 摄△ 蓝天白云,水天一色。记者 付作侨 摄△ 我家就在岸上住。记者 冉孟军 摄

  万州是一座有着独特气质的城市,一江碧水穿城过,两岸青山映平湖。横卧长江以及山峦间的大小桥梁,则为万州呈现了桥城之美。

  桥,其主要功能是连通跨越。山水之城的万州,一座座跨江大桥连起城市南北。如今,万州除了有万县长江大桥、万州长江二桥、驸马长江大桥、牌楼长江大桥、万安大桥,还有石宝大桥、流水大桥、沙河大桥、南池沟大桥……

  一江,两岸,六桥,多点,这是桥城万州在夜晚的景观架构。闪烁的霓虹沿着桥梁的轮廓漫开,散发着万千风情。△ 平湖之上,立体交通。记者 付作侨 摄△ 桥桥相连惠民生。记者 冉孟军 摄△ 沪渝高速、渝万高铁、滩灯河大桥同框。记者 冉孟军 摄△ 一桥架南北,天堑变通途。记者 冉孟军 摄△ 夜幕下,万安大桥璀璨夺目。记者 冉孟军 摄△长江二桥和长江四桥同框。记者 侯本艳 摄

  清代诗人百保曾的诗歌《万县晓起》,这样描述万州破晓时的美景——山间雾气经日光照射发出的光彩与水汽混合,鸟儿的声音冲破烟雾缭绕的重山。

  古人所见的万州美景,如今依然还在。无论是秋冬多雾时节,还是春夏多雨之季,江雾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从江面腾起。以肉眼可见的流动漫向长江两岸的城市,奔向城周起伏的山峦。于是,城市与山头就变得若隐若现,恍如仙境。

  被雾气抚摸过的楼宇、街灯,或隐没于浓雾之中,或在薄雾中愈发清丽。水边的万州,其独特的地理环境因素,造就了雾景之多,足以称得上雾城。一座城市,给人另一种迷人的美,谁不爱呢?△ 江城万州云飘雾绕。 记者 冉孟军 摄△ 雾似轻纱绕江城。 记者 冉孟军 摄△ 牌楼长江大桥云雾缭绕。 记者 冉孟军 摄△ 百安坝片区云雾升腾。 记者 冉孟军 摄

  当三峡大坝下闸的那刻,奔腾的长江来到万州便放慢了脚步,开始欣赏万州的风光,寻找停泊的港湾。长江仰慕太白岩的文采,迷恋翠屏山的苍翠,在它们的脚下遛了下弯,展开了身体,留下了一片宽阔的江面。

  登高远望,城在山下,水在城下,山际线硬朗,城际线时尚,水际线柔和,走进江边,山的倒影在水中,城的灵魂在水上。

  江岸边,嫣红如火的三角梅环湖依偎,极尽绚烂。一排排高大的黄葛树扎根江堤,立成风景。环顾四周,翠屏双塔耸入云天,西山钟楼敲出历史的钟声,绿树成荫的滨江步道,沿岸铺开的滨江公园,组成了风韵独特、宜居宜业的平湖之州。△ 心连心转盘美化升级。记者 何忠 摄△ 金龙公园好风光。记者 何忠 摄△ 蓝天白云、碧水青山,城市家园美如画。记者 冉孟军 摄△ 红嘴鸥“打卡”平湖。记者 冉孟军 摄△ 双虹耀明珠。记者 冉孟军 摄△ 蓝花楹扮靓北滨大道。记者 何忠 摄△ 平湖家园,舞的精灵。史宗历 摄△ 市民城市生活祥和幸福。记者 骆勇 摄△ 七彩平湖,美丽万州。记者 冉孟军 摄△ 北滨商业圈车水马龙。记者 冉孟军 摄△ 平湖畔,新公共设施服务市民。记者 何忠 摄

  稻花香,麦穗黄,五谷丰登粮满仓,我们把梦想写在希望的田野上;山水间,小路上,扶老携幼,发如雪爱如初,执子之手看云卷云舒;磨根针,穿根线,串起花朵与果香,承欢父母,用坚实的翅膀拥抱满天的希望;黍饭馨,春雨晴,百年有此丰收景,盈一份豁达和从容,体会岁月静好,准出发,带上安静踏实的心;家园靓,风尚美,走走停停,欣赏沿路的风景,伸手都能握住妩媚的春。

  幸福是什么?幸福是花儿,淡雅清香;幸福是酒,绵延悠长;幸福是感恩,心中有爱,眼里有光!幸福徜徉在心中,笑容在脸上流淌!重庆三峡融媒体中心综合报道
以上信息由江苏宇启恒飞电气制造有限公司整理编辑,了解更多走线架,光纤槽道,网格桥架信息请访问http://www.yq-hf.cn

上一篇:经在车质网等网站查走线架看


下一篇:光纤槽道会议在欢声笑语中落下帷幕